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产业园区

绝妙陶瓷,看过方知造物有灵且美

时间:2018/7/22 19:40:29   作者:管理员   来源:本站   阅读:29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每年的6月到8月,雁门关外,翻滚着绿色的麦浪,淡蓝色的胡麻花正在开放。在这里,一直流传着“应县木塔云冈窟,怀仁瓷匠到处有”的说法。如果说此前,我们已经被当地千年木塔之美、崇福寺的工匠精神所震撼,那么现在,我们将静静走进一个陶韵光彩的世界,与怀仁县静待千年的陶瓷之美相遇,再一次接...
  每年的6月到8月,雁门关外,翻滚着绿色的麦浪,淡蓝色的胡麻花正在开放。在这里,一直流传着“应县木塔云冈窟,怀仁瓷匠到处有”的说法。
 
  如果说此前,我们已经被当地千年木塔之美、崇福寺的工匠精神所震撼,那么现在,我们将静静走进一个陶韵光彩的世界,与怀仁县静待千年的陶瓷之美相遇,再一次接受黄土地上,自然风土与古老匠心的绝妙洗礼。

  每一件陶瓷,都如同大自然赐予的惊喜,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不确定性。在精心的揉捏和烧制之后,宛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。

  在距离崇福寺82千米的怀仁县金沙滩,是北宋时代,宋与契丹激烈交战的战场。杨业(《杨家将》中的杨令公)在此曾多次大败辽军,人称“杨无敌”。后来,由于统帅的指挥失误,在此地兵败身亡。雁门关北口至今依旧有杨将军祠。历史的硝烟终将消散,在当地,民间的商品交换、工艺交流从未间断。
 
  怀仁县的陶瓷,在辽宋时期就有“陶埴一技,独擅北方”之美称。绝妙的陶瓷,借着当地盛产烧制陶瓷的优质土壤,加之以千年传承的烧制工艺,历来为北方最优陶瓷产地。如今,更是有不少当地的陶瓷作品屡次斩获大奖。

  这些屡获大奖的陶瓷作品,便是出自当地陶瓷匠人——李增平之手,三十多年来,他将所有的精力用于高温陶瓷窑变的研究。

  怀仁县的碗窑村,这里日照丰富、温度适宜,滋养着黄土地。李增平就是从碗窑村走出来的陶瓷匠人,当地人世世代代做陶瓷,附近的山上甚至还有这一座辽代的古窑——在这个他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曾凝聚着黄河流域的文化精髓。

  雨后,大地重回湿润,绿植枝条舒展,空气中泛着一股迷人的香气。在当地有这样一种说法:“黄土地上长出吉祥树,城里开花,城外香。”这香气,说的就是当地泥土的香气。

  要做出好的陶瓷,首先要有好的土。当地盛产高岭土,因呈白色而又细腻,又称白云土,细腻、洁白,是烧制陶瓷的绝佳原料。

  而怀仁县高岭岩的储藏量巨大,正是全国四大高岭岩产地之一。李增平一般会去汤匙沟山挖取高岭土。

  在陶瓷作坊里,经过加工后的高岭土,称为“老泥”。老泥摸上去光滑、细腻、平整,只有好的老泥,经过烧制,才能变幻出流光溢彩的颜色。

  富含的化学物质和有机物不同,高岭土也会随之呈现五彩的颜色:玫瑰红、褐黄色;淡蓝、淡绿色;淡褐色;黄、灰、青、黑等色。这些杂质,虽然降低了高岭土的自然白度,却也形成并滋养出了缤纷的色彩,为陶瓷匠人提供了丰富的釉料。

  窑变釉工艺,正是利用不同颜色的釉料多次对胎体进行上釉,一件工艺品中含有多种化学元素,经过1200度左右的高温烧制,釉料发生不同的化学反应,从而使釉面呈现出不同的色调、花纹。

  李老师的作坊里,有两种产品:日用的陶瓷,用普通的材料制作而成,满足收入,维持着经营;用高岭土制作的胎体,则是用来进行窑变釉艺术品的创作。

  入窑一色,出窑万千。窑变的魅力恰恰在于不同的釉料,经过烧制,最终呈现出流彩万千、广厦万千的颜色。

  与其说窑变的万千,不妨说,泥土是有记忆的。而对陶瓷手艺人来说,每一件陶瓷,都如同大自然赐予的惊喜,都有它独一无二的不确定性,每一个线条,不同的色彩变幻,在精心的揉捏和烧制之后,宛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。

  经过一天一夜的烧制,新一批的陶瓷,终于可以出窑了。一个个独特的灵魂,在泥土和烈火相触的一刹那便诞生,伴随而来的还有当地的清风明月,桑干河、浑水河等的潺潺诉说,叶落无声的静谧,风过山林的密语。如此清晰,又如此微妙。

  这瓷器上的红花,不是一朵绽放的,而是慢慢的叶子再往下飘零,仿佛带着悠远的诗意,与倾听者进行着一场天地大美的对话。

  就这样,时跨千载,薪火相传。从李增平的传统手工作坊到怀仁众多的现代化日用陶瓷企业,古老的民间工艺既展现着山西怀仁人的精细和坚韧,也在见证着这片黄土地上,手工艺人们千年不变的精纯匠心。

相关评论

主办单位:怀仁经济技术开发区

联系电话:18634991891  技术支持:北京志者科技有限公司

网站标识码 0000000000  晋公网安备 14062402000012号

晋ICP备18008053号